司机吐槽“接大单就是碰运气”!网约车大潮下,出租车该何去何从?

  跑了16年出租车的“老司机”张征(化名)最近不想从事这一行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了。

  “说实话很累,有时候一天连成本都赚不回来。”张征算了一笔账,“份子钱每个月5000块,每天就是160多块钱,再加上每天两个班,三百多公里加气费近100块钱。这只是每天的固定支出,如果算上保养、维修费,一年到头下来挣不到多少钱。”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出租车整体的交易量将近五千亿元,占整个四轮出行市场的69%。这意味着,出租车目前依然是我国四轮出行的主力。而近些年网约车的兴起和发展,倒逼出租车不得不考虑接下来的出路。

  今年以来,不管是凭借出租车和顺风车两大业务拟在港交所IPO的嘀嗒出行,还是回归出租车业务的滴滴,似乎都在预示着出租车行业正再次迎来“春天”。

  被技术改变的出租车司机们

  11月末,北京已下过一场初雪。常年早出车的张征觉得今年北京的冬天比往年来得都要早。“昨天在市内跑了几个小单,没挣着钱。今天6点多就出车了,一出门冷风直往脖子里灌,在这样的大冷天能这么早上班的估计只有我们出租车司机了。”张征笑着调侃道。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采访前,张征刚跑完从北京首都机场到亦庄的一单,这一趟他挣了107元。“这是我今天跑的最大的一单了,接大单就是碰运气,要是每天有几个这样的大单,我还能再坚持跑几年出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000681,股吧)

  过去几年,网约车大潮下,在路上招手打出租车的人有所减少。“我同时注册了好几个网约车平台,哪个能抢上单就跑,再加上一些来往机场的单子,这样一天下来也不怎么停。”张征说。

  与张征的碰运气接大单相比,远在1000公里外的出租车司机王兵(化名),在西安已经跑了5年多出租。“前两年我都不准备跑出租了,不仅累而且很难挣到钱。现在车机端用起来后,订单多了,可以第一时间知道附近哪个区域订单多,打车乘客数等信息。”从王兵的话语间能感觉到他对这份工作很是满意。

  王兵所说的车机端,实际指的是嘀嗒出行上线的“智慧出行系统”。司机通过车机端上的“智慧出行”入口进入系统即可接单,并了解附近乘客乘车情况,综合衡量接驾距离与自身营运情况,选择是否一键接单。

  同时,乘客的线上订单可以发送至附近所有空车的车机端屏幕上,不仅降低了乘客的等待时间,也让司机可以接触到更多订单。

  扬招出租车不会消失

  有观点称,随着网约车平台的迅速崛起,出租车被认为是一个落后产业,应该被取代。“前些天我看到某个城市出租车大量闲置的新闻,然后就在想传统出租车行业难道真要被取代了?”张征说。

  不过,从交通运输部统计的数据来看,张征的担忧似乎没有必要。截至目前,全国共有出租车139万辆,日客运量近1亿人次。另外,网约车在一、二线城市较为盛行,而三、四线城市仍以扬招打出租车为主。“扬招出租车并不会消失,巡游车的线下订单仍占很大比例。”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刚曾表示。

  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出租车扬招打车服务被重点提及。如,上海在今年9月上线了出租车统一平台,用户可通过扬招杆呼叫周围的巡游出租车。另外,在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实施方案》中提出要“保持电召、扬召服务,保障老年人不会上网或者没有手机也能打车”。

  图片来源:摄图网

  种种举措背后,出租车在当下仍有存在的必要。“出租车不应该走向消亡,而是应该让它走出困境,甚至走向辉煌,需要通过科技赋能、模式创新来改变出租车的短板,发挥优势。”嘀嗒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宋中杰在“首届中国城市交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研讨会”上表示。

  然而,与网约车相比,出租车在服务评价方面一直以来都是空白,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出租车服务质量难以提升。

  “当前出租车行业正处于服务水平提升和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要加快理顺运价机制,发挥好网约车平台的互联网技术优势,激发平台公司市场活力,提升行业服务质量。”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二级巡视员孟秋认为。

  从今年4月起,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开始通过嘀嗒出行“出租车智慧码”收集乘客服务评价,乘客扫码后,可以从“规范操作”“环节整洁舒适”“服务态度”等方面对驾驶员进行评价。

  “之前因为出租车司机态度不好与乘客发生冲突的事很多,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生。”王兵告诉记者,“我们现在不仅要注意服务态度,还要保持车内整洁,这与之前有很明显的区别。”

  有观点认为,借助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分析优势,实现出租车线上、线下一体化综合管理,优化服务评价体系,是出租车行业突破发展桎梏的关键。

  记者|段思瑶 编辑|孙磊孙志成 杜恒峰

  校对|李净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