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举报了我和儿子的语文老师”:河北母亲举报老师行贿后被泼热水后续

11 月 27 日晚上,汪文月(化名)收到了沧州市教育局石油分局对儿子班主任、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教师曹力(化名)的处分通知:党内严重警告、降低岗位等级处分。

" 说实话,相比孩子这 4 年里遭遇的不公平对待,相比我这 4 年里因为不想给老师行贿而遭遇的打击报复,我觉得这个处罚轻了。" 汪女士说。

谈话间,她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猛烈的咳嗽,这种间断性的咳嗽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了。这是 10 月 14 日儿子同班同学的家长任某在学校当众给她浇了一盆热水后的 " 后遗症 ",因为那盆热水,引发了她的肺部感染,求医问药多次也不见好。

" 在学校,在校长的见证下,一位家长被另一位家长浇热水 " 这荒诞的一幕,发生在汪文月向当地教育局举报儿子班主任曹某向自己索贿以后的一个月。

现在,曹某索贿的问题已经被当地教育部门核实。家长群里也不时有曾经孤立敌对过她的家长向她道歉,说自己也是 " 被蒙蔽了 "。但是揭发索贿的家长遭遇攻击,索贿的老师受到家长集体庇护,这种畸形的教育生态链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现在汪文月说自己现在最担心的是不满 10 岁的儿子顾明(化名)的心理状况。事发以后,这位常年在年级里保持第一名的孩子已经半个多月没去上课了,一提起 " 上学 ",孩子就会浑身战栗。

涉事学校华北油田十二处学校。受访者供图

" 教了我们母子两代人,他受贿那一刻童年偶像毁了 "

直到如今,在称呼曹力时汪文月依旧毕恭毕敬叫着 " 曹老师 "。其实这位年近 50 岁的语文老师也是汪文月儿时的启蒙老师。

" 当时曹老师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只有十七八岁。他写得一手漂亮的粉笔字,小楷。毫不夸张地说,他就是我童年的偶像。" 汪文月坦言,毫不夸张地说自己现在举报的老师在 20 多年前,正是自己 " 想要成为的人 "。

现在回忆起来,汪文月对于曹力当年的师德如何已经全无印象了。但是依稀记得 " 当时曹老师的确偏爱那些家境好、穿着打扮考究的小孩。"

等到 20 多年后自己孩子入学时,汪文月听说儿子的班主任也是曹老师,她起初还觉得这是一份代际相传的 " 幸运 "。

这些年曹力和汪文月母亲家同住一个小区,这些年来见面了也总会打个招呼。虽然孩子入学前两年,她已经有所耳闻 " 曹老师这两年变了 ",小区里被曹老师教过孩子的家长不少都在议论这位老师总爱收受礼物,对学生区别对待,但汪文月没当回事儿。" 毕竟我们是当地石油系统内的学校,是小学校,一个年级只有 2 个班级,家长们还是倾向于去曹老师这种资历老的老师做班主任的班级。" 汪文月说。

入学后第一周,曹力就给班里一年级的家长开了一个 1 个多小时的家长会,到了会议结束时,他忽然岔开话题像是扯题外话一样说了个事儿:前几届有位家长给我充了 500 元手机话费,后来我再碰到他,发现他看我时都没用正眼。我就想着,是不是嫌我对他孩子照顾不周呀,我是不是该把钱还他呀?

听到曹老师忽然在家长会上扯起这些,汪文月起初觉得奇怪,但也没往心里去。后来才明白,这就是曹老师向家长们做的第一次公开暗示。

孩子入学那个 9 月,学校开了一次秋季运动会。原本家长是不允许入内的,但曹力主动让汪文月进入并且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她。

" 我当时还很忐忑,以为是曹老师有什么东西要给我。我就开车他的车在外面兜了大概 4 个小时,手足无所措,最后还是决定去超市买了 1000 元茶叶,并且又在车里放了 1000 元现金。" 汪文月回忆。她说自己悬着的心直到把车开回学校才放下,因为当时曹老师看到车后座的这些礼物说了句:" 咱们这关系,这有点多了。"

后来一个多月的时间,汪文月前后又收到了另外 3 次要他 " 送些礼物 " 的暗示。比如他会主动向汪文月抱怨自己学校的中秋福利太差了,并且询问她 " 你们有没有螃蟹 "。

" 前后给了他 4 次东西,包括螃蟹、生蚝、茶叶、苹果梨和 1000 元现金 ……" 汪文月回忆。

那年 11 月,汪文月决意不再忍受。当时她动了一个大手术,在临做手术前给曹力发微信解释:最近病了,孩子的作业可能检查不到位,请您多担待。曹力回复 " 好的。"

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两天早上固定时间 8 点,曹力都在家长群里公开批评儿子顾明的作业,到了第二天甚至是变本加厉,他把孩子的名字写在一张白纸上,拍照发到家长群里。当时还在 ICU 没有脱离危险期的汪文月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 他当时又向我索要礼物了,并且很明显点名批评孩子,是在用孩子在校的处境威胁我。" 但这次汪文月决定不再忍受,她直接在微信上向曹力严词拒绝。

曹力害怕东窗事发,假意说自己之前可能 " 处理方法有些问题,想把钱还回来 ",汪文月也拒绝了。

不久以后,汪文月发现自己被曹力在微信上拉黑了。儿子也传来了纪律委员被撤职的消息,孩子觉得委屈:明明自己在纪律表格上是班级里唯一满分的同学,考试每次也都是第一名。汪文月知道其中缘由,却也只能安慰孩子 " 这些不重要 "。

后来,汪文月和曹力基本就处于失联的状态,彼此在小区里见了面也形同陌路。只有儿子时不时会朝自己哭诉在班中遭到了曹老师的不公正对待。

" 其实,我反倒是这样觉得心里舒坦一些,起码我做的是对的。我当时一年级第一次给他送礼以后,每次碰到他都绕着走。不是害怕他尴尬,而是害怕自己尴尬。" 从汪文月第一次给老师送礼开始,就觉得这段横跨两代人的 " 师生情 " 彻底变味了。

" 我举报了老师索贿,却被家长们围攻了 "

其实这次促使汪文月站出来向教育局举报的,是因为孩子又一次遭遇不公正待遇后,索贿的戏码又一次几乎雷同地上演了。

9 月 25 日,上四年级的儿子哭着打电话给汪文月说:" 曹老师又针对我。班里要选 8 名‘二道杠’。曹老师说,选英语好的、纪律好的、体育好的,就是不选学习好的。" 而儿子顾明恰恰就是那个学习好的孩子,每次考试都排名年级第一。

" 其他班级其实早就把班干部选好了,偏偏是曹老师的班级,赶在中秋节和教师节之间选,含义不言自明。" 汪文月去学校和曹力说理,曹力故意躲在办公室里反锁门不出来。那天放学,曹力把车钥匙塞到汪文月兜里。

" 我知道了,如果我给他的车加了油放了东西,儿子一定能选上。但我反感他这一套,就没给。" 汪文月说。

其实当时他和曹力的关系处在修复阶段。疫情期间家长们需要下载一个学习软件,帮助孩子远程学习。很多家长不知道操作办法。汪文月就录了一个使用说明的小视频,不少家长这才顺利下载了软件。因为这件事家长们包括曹力都挺感谢她的,但是汪文月也没有借此和曹力走得更近。" 我很害怕孩子一年级时相同的事情会上演一遍。和曹老师保持不远不近是最好的。"

然而,汪文月还是未能避免这一天的到来。她回想起孩子这几年的委屈,这两年来处处被针对,被孤立。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送礼的事。

汪文月周末在被窝里嚎啕大哭了两天,9 月 27 日她还是决定一鼓作气向教育局举报了这件事。

不久以后,当地教育局就联系汪文月表示:她所说的曹老师索贿的情况属实,现在曹老师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准备你退钱道歉。

还没等汪文月等来曹力的道歉,10 月 13 日另一个风波又起了,班里 30 多位家长在放学以后集结在了校门口准备找汪文月讨说法,辱骂汪文月是 " 小人 "、" 告密者 "。

当时发动家长群闹事的是家长任某和安某,根据汪文月介绍她们的孩子分别在班上担任纪律委员和体育委员。当时任某朝汪文月甩下一句狠话:" 从明天开始,我们孩子都不来上课,就你家孩子来上课,看看老师教不教你孩子。"

当晚,学校孟校长打来电话关心汪文月,并表示愿意帮助家长之间协调矛盾。第二天汪文月又应邀到了学校,却发现是一场 " 鸿门宴 "。

校长要求她撤销投诉举报,因为这极大影响了学校的声誉。汪文月向记者提供了学校校长孟祥领警示汪文月,如果不撤销投诉将会 " 两败俱伤 " 的录音。

正当双方争执不下时,任某女儿进入教师办公室交作业,汪文月询问了句她妈妈发动同学们都不来上课,她今天怎么还是来了。这时,任某冲了进来,朝汪文月头上浇下了满满一盆热水。一边浇热水,任某还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曹老师,我替你报仇了。"

" 刚被浇热水时,就觉得浑身像是烧起来了,第二天发现胸前、脖子四周全都是红的,被烫伤了。" 她回忆。

汪文月当时就想反抗,却被学校两位校长拉住了,她想报警也被制止了。

但是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她走出校门时发生了,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赶来了,以 " 威胁孩子 " 等理由把汪文月带走了,当日她就被派出所通知了处罚决定 " 拘留 20 天 "。

但是在看守所呆了 3 天后,汪文月因为严重的低钾血症发作被提前释放。直到如今,她的钾指标还没有恢复,仅仅是正常值的三分之一,对于这场无妄之灾,她面对孩子的追问时也只能闭口不提。

到现在一直困扰汪文月的还有一个问题:当时举报曹力时,她是匿名不公开举报的。如果按照正常的流程,这些家长不可能知道谁是举报人,那现在究竟是谁泄密了,导致她此后接二连三的遭遇?

记者多次拨打学校校长孟祥领以及当时拘留汪文月案件的冀中区公安局长安派出所所长夏海伟的电话求证,均未接通。

漩涡中的孩子和家长群

因为这次举报带来的连锁反应,在汪文月全家身上不断作用。10 岁不到的儿子顾明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在他单纯的思维里,一直坚信着 " 曹老师就是不喜欢自己 "。

10 月 14 日以后,汪文月四年级的儿子说什么也不再愿意踏进学校大门了,一提起上学就浑身战栗。那天上课时,家长任某忽然闯进教室,领头在讲台上大喊 " 顾明真讨厌,顾明妈妈真讨厌 ……"

孩子们看到这个阵势害怕了,有的就跟着喊了起来。随后任某还发动全班同学在喊完这个侮辱性口号以后集体鼓掌。

汪文月再次提出了要给孩子转学,但是孩子很执拗地哭着对她说:" 妈妈,您先别想转学的事情了,如果我转学了曾老师和白老师该怎么办,您知道我有多爱她们吗?"

孩子口中地曾老师和白老师是他的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平时因为孩子成绩很优秀,老师也很欣赏他。孩子从这两位正直的老师那里获得了自信,这也是他反复被曹力不公正对待也不愿意离开这个学校的原因。

其实四年间这已经不是汪文月第一次向孩子提出转学了。孩子都以舍不得任课老师为理由坚决不答应。汪文月有时候也会劝说自己:学校就在自己住的小区里,孩子能自己走路上下学,不用穿马路也很安全。只要孩子学习好,其他荣誉老师不给也就算了。

但是这次,孩子却真的是出现了不能忽视的心理问题。目前汪文月请了一位专业心理咨询师,对孩子进行一周两次心理疏导。心理咨询师说孩子即使每次见到她,都会觉得战战兢兢的。

汪文月始终记得顾明三年级时,有一天回来忽热哭着对汪文月说:" 妈妈,曹老师总是对我冷讽热嘲。"

汪文月赶紧给孩子纠正,这个词语用颠倒了,应该是 " 冷嘲热讽 "。

孩子学习能力很强,但是偏偏这个成语汪文月没法儿给他矫正过来。可孩子又十分爱说,每隔几天,就又会念叨一遍," 曹老师对自己冷讽热嘲 "。

这样的成语一遍遍从孩子嘴里说出来,作为母亲的汪文月听了字字戳心。

" 这些年,我真的是教育孩子一退再退。每次该他得的荣誉曹老师没给,我就只能教育他要专注学习,不要去争这些名誉。他每次因为这些事情哭闹,我也只好去责怪他。毕竟我不可能告诉他他遭遇的一切是因为我没有送老师礼物而带来的不公正待遇。" 汪文月知道这样的教育理念对这个优秀的孩子无疑是一种伤害,但是她没有别的选择。

这些日子,汪文月家中也不得安宁。任某两次上门,隔着门辱骂她,安某则在家长群里公开辱骂她。

其实就在汪文月举报曹力前两天,任某还和她在学校里碰到,两个人客气寒暄了好一会儿。而在家长安某组织其他人家长攻讦汪文月的前两天,她还把校服借给了她家孩子。安某当时在家长群里好一阵感谢。

" 其实我和他们平时关系都很好,因为我各科学得都比较好,各家孩子晚上经常打电话来问我作业,家长都很感激我们。" 但那段时间家长们的态度就都变了,有的家长遇到汪文月也假装没看到,汪文月觉得心寒。

就在媒体刊登出汪文月经历后,她就收到了班中 3 位家长的微信私信道歉。

其中一位告诉她:" 我们当时集体声讨你的时候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之前是举报曹老师索贿。就是想着如果站在曹老师这边,以后孩子在学校也会轻松一些。"

汪文月接受了这些家长的道歉,她也理解她们的心态:一切盲目的行动都是为了孩子在班中能获得老师更好的对待。

到目前为止,汪文月并没有掌握其他家长给曹力送礼的具体情况,只是在和家长们在闲聊时得知大家 " 多少都送过曹老师一些礼物 "。

就在 2 天前,教育局对于曹力的处罚决定已经公布,汪文月却发现曹力依旧在家长群里谈笑风生,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不知道,这次事情以后,曹老师是不是真的能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汪文月很担忧。

而眼下,汪文月陷入了给孩子是否转学的两难之中。" 原本我以为曹老师一定会调离班级,但是目前看起来也未必。孩子现在也舍不得两位任课老师不愿意离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孩子是这些大人们的风波中最无辜的受害者 ……"

栏目主编:宰飞本文作者:杨书源文字编辑:宰飞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