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系统如何加快低碳转型?听听专家怎么说

中国向全世界宣布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一系列新举措。电力行业低碳转型被认为是中国低碳发展的关键,也是实现气候变化目标的核心举措。但目前在既有电力市场中,调峰辅助服务机制、容量市场以及容量补偿机制的制定,还不能满足未来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发展需要。

在主题为“新电改破局五周年:从蹒跚学步到披荆斩棘——聚焦电力辅助服务和容量市场”的电力系统低碳转型沙龙上,国网能源研究院副总工程马莉认为,这对于能源行业来说是双重挑战,“第一个确实结构要优化,要低碳转型,同时能源要增长。这种情况下,体制机制不创新、不配套的话,真的很难达到预期目标。所以现在电力市场的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

她介绍,从现货市场电量情况来看,国家电网经营区域的6家试点占总发电量的比例已经达到5-10%,实时发电电量也占到5%左右。从市场价格来看,现货市场价格形成机制也在逐步完善,随着市场交易规模的扩大和结算试运行周期的拉长,现货市场价格初步反映市场供需。现货市场拉大了峰谷价差,整个市场化机制也起了引导调峰的作用。

“现在的共识是未来要建一个全国的电力市场,来实现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要对现货市场的设计进行统筹。”马莉表示,在碳中和、碳达峰的背景下,新能源的发展对电力市场也提出要求。

“实际上我们在研究能源碳达峰与碳中和过程当中,认为未来新能源慢慢成为主力电源。接下来就是未来包括灵活性调节资源,怎么用市场机制进行激励的问题。还有新能源成为主力电源后也要到市场上去,怎么参与市场,怎么保证新能源发展情况下促进市场,这也带来了比较大的挑战。”马莉认为,其中涉及到辅助服务市场跟现货市场衔接的问题,还有目前辅助服务的补偿机制,是不是足以支撑灵活调配资源,是不是需要更多的容量补偿机制。“这应该也是促进碳达峰和碳中和特别重要的部分。”

她提到,很多省电网的调峰能力是有问题的,很难匹配,现在很大的问题就是新能源怎么参与到现场市场。还有,“未来新能源成为主力电源之后,火电在其中的作用由提供电量逐渐转变为提供电力。怎么在市场上促进灵活性调节电价,尤其火电能够更好的支持新能源发展,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华能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韩文轩认为,要加快推动发电侧和用户侧全电量充分竞争。加快培育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加快实施调峰机组的两部制电价制度,探索不同调峰电源竞争机制,加快建立调峰机组容量成本市场化补偿机制。

他提出,可以考虑按照两部制电价思路,推动新能源进入竞争性发电市场,改革新能源价格补贴方式,价差补贴与优先发电利用小时保障脱钩,改为发电容量成本的分期补偿,以市场机制推动新能源消纳。

作为来自发电企业的专家,他还提到,建议制定煤电公平竞争的市场机制和平稳退出政策。“应该体现煤电价值和市场机制安排,煤电也是提升新能源竞争能力的主要力量。”他希望煤电的有序退出能获得财政金融政策及绩效管理制度的支持。

要实现减排目标,生态环境部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总结了几种实施手段。“一个是可持续能源管理,从终端工业、建筑、交通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第二,电力部门的脱碳。从目前来看发挥的作用可能是最显著的,包括核能、可再生能源的大幅增加。第三,终端能源利用平衡化。将来煤、油、气在终端使用要大幅度降低,终端部门电气化程度要大幅度提高。第四,非电力燃料的低碳转换,像炼钢等方面,要更多改用氢能,用生物燃料、合成燃料进行替代。”

“所有的能源使用或者发电装置设施寿命期往往在30-40年,如果按照这个时间尺度倒推的话,实际上从现在开始就不能建高排放的设施,如果要建可能就要考虑一些末端处理的措施,比如像CCUS。”柴麒敏表示,“快速的转型留给我们的技术组合或者减排措施并不多”,“从目前来看特别是对化石能源行业将来是非常大的约束与要求。”

但对可再生能源未来是利好。柴麒敏表示,“如果要碳中和的话,目前非常多的研究论证可再生能源比例可能都在65%-80%的区间,这样相比于原来的能源革命发展战略,它的速度、强度可能都要尽快提高。”

“实际上从能源领域投资来看,投资总量变化并不大,变化重大的是结构性变化”,他说。(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