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订单压身、求人若渴 外贸涨势大幅拉动蓝领就业

   [ 蓝领招聘需求和就业指数的上涨得益于疫情期间受抑制的消费需求加速释放,制造业海外订单大幅增加。长三角、珠三角对蓝领的需求增幅明显。2020年第四季度,长三角城市群招聘需求人数同比增加55.31%,珠三角城市群招聘需求人数上涨幅度最大,为72.37%。 ]

   疫情下,外贸近20年未见的涨势,拉动了我国蓝领就业指数的大幅回升,到去年末甚至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蓝领就业状况明显好于预期。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发布的《中国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20年蓝领就业景气指数呈现先下降后稳定,最后大幅上升的趋势。蓝领就业景气指数达到历史新高3.89,较第三季度(3.00)有提升,也高于上年同期水平(1.99)。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蓝领指数的上升与我国的经济形势有关,特别是外贸带动的制造业增长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带来了不确定性,随着海内外疫情以及其他因素变化,今年外贸的情况还可能会有波动,影响蓝领就业市场发生相应的波动。

   第一财经此前对外贸大省企业的调研显示,一些外贸企业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今年上半年,有的已经拿到了全年的订单,目前正在加班加点生产,而招工难是这些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报告显示,去年12月,招聘需求人数同比涨幅达到108%。

   当下,为了疫情防控,各地提出了“就地过年”的号召,这在客观上有利于劳动力的供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些外贸企业用工的燃眉之急。

   蓝领就业景气指数大涨

   中国蓝领就业市场景气指数(CHINA BLUE-COLLAR INDEX),简称“蓝领指数”,是反映我国第二、三产业基层人员就业的整体走势及市场景气程度的重要指标。该指数借助58同城招聘平台供求大数据计算获得,涉及对象为我国新时期产业工人、生活服务业的基层员工以及其他企业基层员工等。

   报告显示,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前后,蓝领就业景气指数最低;第二季度开始逐渐恢复,4月到12月蓝领指数持续上升,并在12月达到历史新高。

   从企业需求来看,从2020年6月开始,招聘需求人数和蓝领指数都同比上升,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都维持上涨趋势,10月份招聘需求人数同比涨幅为68%,蓝领指数涨幅为90%;11月份招聘需求人数同比涨幅为75%,蓝领指数涨幅为89%;12月招聘需求人数同比涨幅达到108%,蓝领指数涨幅达到109%。

   与蓝领指数上涨保持一致的是我国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人员的数据。疫情对农民工的外出务工意愿影响较大,去年2月末,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人数同比下降5400万人,到6月份还有1700万农民工没有外出务工;但到了2020年末,外出农民工人数已恢复到上年的97.3%。

   蓝领招聘需求和就业指数的上涨得益于疫情期间受抑制的消费需求加速释放,制造业海外订单大幅增加。

   从城市群来看,外贸企业聚集的长三角、珠三角对蓝领的需求增幅明显。2020年第四季度,长三角城市群招聘需求人数同比增加55.31%,珠三角城市群招聘需求人数上涨幅度最大,为72.37%。

   曾湘泉称,出口总值与蓝领就业景气指数相关,蓝领指数的波动趋势和出口总值的波动趋势相似,但是整体上滞后于出口总值的变动。随着出口总值扩大,蓝领就业景气指数提升,表明随着制造业海外订单大幅增加,加上季节因素的影响,招聘需求同比大幅上涨,蓝领指数也大幅上升。

   虽然从整体上来看,2020年蓝领保持较好的就业局势,但也存在一定的结构问题,首先就是行业之间冷热不均,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房地产业,制造业,交通运输等行业就业景气指数比较高,而接触性的行业如住宿和餐饮业的就业景气指数最低,说明新冠肺炎疫情对这些行业造成了较大且持续的影响。

   报告称,住宿业自2020年第二季度进入就业景气指数排名后10的行业中后,直到第四季度,住宿业的蓝领指数排名才有所上升。

   疫情下的“招工难”

   对于外贸企业来说,2020年是“过山车”的一年。年初受疫情影响订单取消,很多工厂通过无薪放假的方式来度过危机,而到年末,“招工难”又成为他们必须费尽心思来解决的问题。

   报告显示,2020年一至四季度用工需求量位于前列的是普工、操作工、包装工和组装工。

   当前制造业缺工的情况较为严重。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集合102个定点监测城市公共就业服务机构的招聘信息形成的“2020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制造业人才需求继续保持旺盛势头。新进排行25个职业中,有15个与制造业直接相关,占比达60.0%。

   曾湘泉表示, 企业招工难的根本原因还是人口结构导致的,劳动力的供给下降了。另外还有数字经济带来的分流问题,外卖、快递、电商等行业都在从制造业分流劳动力,加剧了制造业蓝领的供给短缺的情况。

   复旦大学全球科创人才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姚凯对第一财经表示,经济复苏带来的内需扩大和外贸对蓝领就业产生了较好的拉动,企业岗位需求增加而供给减少,就会产生缺工的情况,还有另一个值得重视的原因是,技能和高技能岗位的待遇和福利缺乏吸引力,导致从事技能工作的意愿不足。

   春节临近,近期各地倡议“就地过年”减少人员大规模流动,人社部等七部门联合推出了“稳岗留工”专项行动。人社部就业促进司司长张莹表示,鼓励企业发放“留岗红包”、“过年礼包”,落实好工资、休假等待遇保障,吸引职工就地休假。

   地方已经行动起来。福建、上海、江苏、天津、浙江等地为就地过年务工人员发放稳岗补贴、租房补贴、困难补助;浙江、广东、安徽等地为就地过年务工人员发放消费券;天津、广西等地为企业发放稳产满产奖励和招工奖补,支持企业生产。

   对于“订单压身,求人若渴”的外贸企业来说,“就地过年”是一个好消息。长江证券(000783,股吧)首席经济学家伍戈撰文表示,返乡路途的机会成本明显提升后,就地过年有望成为老百姓(603883,股吧)的重要选择。今年春节前后,以农民工为代表的劳动供给不仅好于第一波疫情时期,甚至可能好于没有疫情的正常年份。这确实会抑制交通等服务消费,但或将有利于劳动力的供给。

   第一财经在对外贸企业的调研中还发现,虽然现在企业不愁订单,但对于接下来外贸的走势并没有确定的信心,随着海外疫苗的开打,海外企业的生产能力也将逐步恢复,对中国企业产生的影响还难以评估,蓝领就业能否保持去年的走势还无法预测。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